数字出版如何走出“低水平繁荣”

2015年04月20日  来源:解放日报  作者:张骏


    当实体书店经营困难、传统出版市场萎缩,数字出版却呈现出惊人的扩张态势。去年,上海数字出版产业全年营业收入达到658亿元,占全市新闻出版比重达37.3%,约占全国1/5。“此消彼长之间,整个产业的新陈代谢没有出现问题,但从文化的功能看,数字出版还难当承载中国文化的大任。”在日前举行的专题视察中,不少政协委员对数字出版“低水平繁荣”的现状表示担忧。

    据介绍,目前上海出版产业中印刷产业仍占了最大份额,去年营收在800亿元至900亿元,而数字出版产业增长迅速,去年比前年增长了37.5%。“按照这个趋势,‘十三五’期间数字出版取代印刷占到第一位,是没太大悬念的事。”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、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说。

    过去几年,上海的数字出版产业规模迅速扩大,营业收入连年保持在30%以上的增长率。这一规模到底有多大,徐炯拿电影产业做了个比较,“去年全国电影产业收入296亿元,而数字出版仅上海一地就是其一倍多,足见数字出版潜能巨大。”

    网络文学出版尽管是数字出版中份额不算大的一块,但因其文化承载功能而备受关注。今年1月,腾讯收购盛大文学,宣布正式成立阅文集团,总部设在上海。阅文集团目前拥有的作品总数近200万部,作品数量占行业90%以上,号称是目前“全球最大、最全、最具实力的互联网中文原创平台。”然而在通俗文学盛行的网络平台上,严肃的、有质感的文字并不那么受欢迎。据阅文集团CEO吴文辉介绍,这个全民创作的平台上,最高日销售过万元作家接近100位,其中传统作家莫言、阿来等都进不了“前100”。

    虽然近年网络文学也出了一些受读者欢迎的作品。“在崇尚点击率就如崇尚收视率一样的环境下,网络文学整体粗制滥造、质量低下,对文字缺乏敬畏感。”不少人都存有这样的印象。委员们认为,网络文学无论在内容导向、专业水准和格调上,与传统文学还是有距离。“尤其在丰富性方面,更是取代不了传统文学。”

    但传统出版业的萎缩也令人担忧。不少委员表示,“融合发展势在必行,但传统出版数字化转型方面,也遇到不少瓶颈。”2009年,上海率先启动沪版图书数字化项目,经过努力制作了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近5万本沪版精品图书,去年有译文等10家出版社入选首批上海数字出版转型示范单位。政协委员史领空曾在一份提案中提及:目前政府支持的数字出版项目,许多比较接近于“科研项目”,带有较多的数字出版基础工程的特质,而对那些出版社自行开发并正尝试投入实际商业运营的项目,政府的支持则相对较少。事实上,传统出版行业的转型并没有找到好的思路。传统出版行业办的数字化平台,“很难说是数字出版的主流。”

    而选择与互联网平台合作,传统出版业也有顾虑。一些传统出版业者认为,互联网企业为获得用户,往往在内容产品上采取低价或免费策略,通过附加服务获得增值收益,这打击了出版社的积极性。互联网“烧钱期”过长,会烧坏很多东西,缺乏融资能力、又缺乏技术开发能力的出版单位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“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融合,需要更多创新。”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、市新闻出版局副局长祝君波说,重点寻找让传统出版业与数字技术“嫁接”的途径,在创新中坚守优质资源,依托产权运营,形成多元化的商业模式。